抑郁症患者414号

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我怎么还不死!

雨治:

困告告:

犬涯差互:

学到了!!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诈尸
画风逐渐鬼畜起来……
【思考人生ing.】

孤独

        “什么是孤独?”

        有人那么问着迷津。

        “那是一个遥远的东西。”

        迷津那么毫不在意的说。


        但是,是真的不在意吗?

        “我不知道。”

        真的吗?

        “不,我不知道!”

        不,你知道。

        “闭嘴!渣渣!给我闭嘴!”


        真是自欺欺人呐。

        明明什么都知道。


         那么的孤独,那么的在意。


        强装出来的坚强总是会在一个人的时候破碎掉,

        然后,

        便是无休止的自暴自弃。


        孤独像是蛀虫一样,不断蚕食这迷津的心,

        明明都那么难受了,还要强装坚强,强装微笑,强装出“我很好”的假象

        然后,

        便是空虚,绝望,与无助。


         迷津是孤独的。

         被所有人所厌弃,无休止的被遗弃,

         仿佛坏掉了的木偶,被人丢弃在了爬满了灰的角落,

         孤独如流水,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的心给腐蚀,

         水滴石穿,

         再坚硬的石头也会被水腐蚀,

         更何况是人心?


         迷津很爱哭,

         她曾在黑不见五指的房间里哭过,

         也曾在倾盆大雨中嚎哭,

         但是啊,

         她终究是一个人。


         ——孤独吗?

         ——你的错觉「不,我很难受」

         ——真的吗?

         ——真的,我很好,只是有点累而已「为什么你们都不理解我,我很难受啊!」

         ——也对,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孤独。

         然后便是无休止的沉默。


         永远的孤独。


“丑女,穿那么少,冻不死你。”
“可是凯莉,我已经穿了很多了啊。”

凯柠情头,以及艾比小姐和一个没有瑞的瑞金。

小女生之间的恋爱真是太美好了!(◦˙▽˙◦)

2018,我还在等你

     啊啊,2018了,很快就要2019了。

     还有人,记得那只永远抓不到羊的狼吗?还有人记得,那只跑的最快的羊吗?

     今天心血来潮搜了当年的那首《星光下的梦想》,然后,满脸泪痕。

     原来还有那么多人等着他。

     我已经很久没看到他了。

     我是从四岁那年看喜羊羊的,看到了二年级,我还记得那只机器羊,还记得那个头上总会长草的村长,还记得那一个白白胖胖的潇洒哥,那个一脸不正经的黑大帅,也还记得那一句“我一定会回来的!”那一句誓言。

      但是啊,你唯独这一次毁约了,没有再回来。

      我失去了你。

      我是一个00后,那时只有喜羊羊看,但哪怕如此,也会执着的每天守在电视机旁,看着喜羊羊与灰太狼开场。

       我记得最牢的歌,是《我是一只羊》

       看得最久的动画,是《喜羊羊与灰太狼》

       原本啊,我以为喜羊羊与灰太狼会集齐十二生肖的。

       但他没有。

       我不是什么感性的人,恰恰相反,我的偶像是马克思,我的向往是福尔摩斯,我的专长是对于未来的假设,我的关注点是全球变暖,我记得最牢的知识是人由什么组成和世界的那些未解之谜,但是我哭了。

       已经不记得了,是什么时候再没见到喜羊羊与灰太狼了。

       美羊羊还没穿上嫁衣;暖洋洋还没有瘦;沸羊羊也还没有追到美羊羊;懒羊羊还没尝遍全世界的美食;慢羊羊也还没和刀羊羊吵够,灰太狼还没有吃到羊,喜羊羊也还没和灰太狼闹够,就连当年我期盼的十二生肖也还没集齐,而他们却走了。

       只活在了我们的记忆里了。

       或许对于很多动漫来说,已经足够了,但我知道,还不够,这可是多少00后的童年啊!

       灰太狼,你从来没有悔过约,你从来都是如约而至,绝对还会再出现在羊村的,但是啊,这次你毁了约,再也没回来。

       后面还出了许多的“喜羊羊”,但我却感受不到那种味道了。

       啊啊,2018,我还在等你,我相信,还有许多许多的人,也在等你,人们终会想起那被搁置在了心里的童年。

       我想你了……

      喜羊羊 美羊羊

      懒羊羊 沸羊羊

      慢羊羊 软绵绵

      红太狼 灰太狼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绿草因为我变得更香

      天空因为我变得更蓝

      白云因为我变得柔软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羊儿的聪明难以想象

      天再高心情一样奔放

      每天都追赶太阳

      有什么难题去牵绊

      我都不会去心伤……

黑暗森林马戏团十题(序)

※作者:414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谢谢

※原创梗,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六十米大烈斩准备——

※cp见tag

※人设是七创社的,ooc是我的

※刀,大刀,超级大刀

※沙雕玩意

※作者诈尸

————————————————————————————————————————————————

「序」

呐,

在很久很久以前,

在深林的深处,有着一个马戏团,

好神奇唷,

有着两个头的演员,

骗的过世界的魔术师,

异形的歌姬,

以及吃着蓝色食物的怪物!

好开心唷,

开心到想哭唷,

金发的木偶在咯吱咯吱的笑着,

好开心唷!

为什么呢?

为什么,

你还不来呢!

团长,可是一个身高两米一的好人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好开心唷,

马戏,开场了!

两个头的怪物用自己的手掐死了自己;

骗了世界的魔术师最终却也骗不了自己;

异形的歌姬高歌着直至失了声;

金发的木偶断了线!

好开心唷!

好开心唷!

门口的大猫失了智;

马戏团的小熊断了头;

蓝色的怪物吃了自己;

黑色的演员消失在了门口!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为什么,

为什么呢!

这个,可是一个谜啊!

嘘——

你听,

马戏开场了!


※沙雕文,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设定为帕洛斯成为了大赛最后的赢家

※注意避雷

————————————————————————————————————————

是夜,

漆黑的夜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场地上传来了打斗声,

“呵,渣渣就是渣渣。”

金发金眼的少年居高临下的望着底下的银发赤眼的男孩,狠狠地踩了下去,

比赛的结果已经分晓了。

“喂,丹尼尔,出来!本王赢了!可以实现本王的愿望了吧!”

金发的少年向着夜大喊着,可回复他的却只有回声。

尸体堆里,一个白发少年探出了头,看准了时机,冲了上去,用刀狠狠地扎向了金发少年的胸口。

“怎么会!”

嘉德罗斯感受到了心口的疼痛,不可置信的转动了头,

身后,白发少年猖狂的笑着

“你错了,是我赢了,而不是你。”

嘉德罗斯向后倒去,放大的瞳孔中满是惊恐。

“滴答,滴答……”

刀上的血往下滴落着。

“呸,还第一呢,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

帕洛斯狠狠地吐出了一口血,语气中满是不屑。

“喂!打你二大爷,好戏看完了,也该出来了吧?”

躲在黑暗中观(kan)战(xi)的丹·打你二大爷·尼尔完美的笑容中出现了一丝裂痕,去你的打你二大爷,你才打你二大爷,你全家都是打你二大爷!

黑暗的空间中出现了一束光。

“恭喜帕洛斯选手成为大赛赢家,按照往届大赛规则,创世神会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丹尼尔微笑的说,金色的眼中带着一丝探究。

呐,贪心的人啊,你是想要取之不尽的财宝,还是至高无上的权利呢?

“我想让他复活。”

然而那人的答案并不是丹尼尔想象的那样。

“谁?”

丹尼尔惊讶的说。

帕洛斯打了个响指。

几个影子搬出来了一副干净的尸体。

“选手佩利?”

丹尼尔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佩利的尸体,金色瞳孔中满是玩味。

“真抱歉,我是不可以做出扰乱世界法则的事的,比如说,复活某一个人之类的。”

帕洛斯面沉似水,身旁陆陆续续的出现了黑色的影子。

“呵,还创世神呢,我看只不过是一场骗局罢了。”

帕洛斯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冰冷的弧度,笑的毫无暖意,毫无疑问,如果丹尼尔再不说些什么的话,恐怕眼前的人连自爆这种事都做的出来。

“但是,把你送到平行世界之类的也不是不可能的,你必须要经受死亡的痛苦,几千个参赛者,他们所受的痛你必须再感受一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丹尼尔笑吟吟的说,一边不露声色的观察着帕洛斯的表现。

“我接受,但我有一个要求。”

帕洛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再好不过了。”

丹尼尔笑的讽刺。

“我……不想再和那只蠢狗相见。”

帕洛斯犹豫。

“这可就不是我能管的了,看你自己的意愿。”

然后便帕洛斯被一道白光带走了,消失不见。

“痴情的人呐,看看你能坚持多久吧。”

丹尼尔仰头望天,眼中流露出几分苦涩。

帕洛斯从半夜惊醒,坐在了床上,大口的喘着气,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衣襟,泪水还在往下滑落着。

又是那个梦。

他已经不记得是怎么熬过来的了,他也不想要记起了。

真的,很痛,很痛。

没想到没有心的自己也会有动情的一天,还为了他去承受了几千人的痛,真神奇。

帕洛斯摇头。

但他还是成功了,来到了这个所谓的平行世界。

这里一切都好,和之前一样,好在没有杀戮,也没有竞争,连雷师那家伙都如以前一样惹人厌——只是没有以前那样无情罢了。

当然,是只属于他一人的“以前”。

佩利也在,但他俩没有再见,不知是天意还是人为,反正没有再见到。

倒是常常听到老师抱怨佩利的种种恶行,当然,他也差不了多少。

帕洛斯这样想着,抬头看了一眼床头的钟表,

七点了,是正常人上课的时间。

他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慢吞吞的打理着自己。

反正逃课在家也没事做,偶尔去学校找(gao)点(gao)乐(shi)子还是很好的。

然后猝不及防的事就发生了。

他一头撞到了某人的身上,用烂了的庸俗剧情还是发生了,帕洛斯却没有在意,看都没看那人一眼,与那人擦肩而过。

他看到了一缕金发。

帕洛斯猛的转头。

然而那个男子却不见了。

帕洛斯笑的讽刺,世上金发男子那么多,自己怎么就纠结于那一个呢?不可能会是他的。

殊不知金发男子在转角处盯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然后事实却向帕洛斯证明了不要太早立flang,否则会死的很惨。

课程简单的让人昏昏欲睡,帕洛斯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说通俗点就是睡觉,一旁的老师摇头,但奈何人家成绩好,这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点名,金。”

老师拿出了花名册,皱着眉头点名。

“到!”

“格瑞。”

“到。”

……

“佩利。”

老师生无可恋的点到了某人的名字,实际是已经不抱希望了。

“到。”

然而事实总是会狠狠地打脸。

老师:“……!!!!!!佩利来上课了?佩利来上课了!快告诉我这不是梦!!!!!”

然而还未等老师打醒自己,一旁的帕洛斯却已经被吓到一个激灵,睡意全无。

他吃惊的像后望去,金发的男子正懒懒的倚在椅背上百般无聊的玩着铅笔。

“帕洛斯?帕洛斯来了吗?”

老师的声音一下唤醒了帕洛斯。

虽然老师也没有抱太大希望就是了。

“到。”

然而事实再次狠狠地打了老师一巴掌。

老师:“我觉得我可以去买彩票了!!!”

才刚下课,身后的金发男子便起身离开了座位。

“喂!你就是那个早上撞了我的弱鸡吧?叫帕什么洛斯是吧”

帕洛斯镇定(装的,实际内心慌的很)。

“嗯哼,有事吗,狗狗同学。”

“啥?你刚才叫我什么?”

“还要我再说一次吗?狗、狗、同、学?”

帕洛斯一字一顿,加重了语气说。

“你!……等等,你,身上一种很熟悉的气味啊……”

佩利发飙发到一半,突然皱起了眉头,闻了闻帕洛斯。

帕洛斯看到佩利这样,突然有点想哭,很久之前的佩利,也是这样的。

“靠,算了,下次再找你算账!”

佩利骂骂咧咧的走了。

帕洛斯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为什么还是忘不掉你,明明都已经不想再见了,

果然啊,还是喜欢着你啊,

这次是你来招惹我的了,

不能怨我了。

帕洛斯早就不动的心突然有着那么一丝抽痛,

一种活着的感觉充斥着他。

这次,让我好好爱着你吧。

——————————————————————————————————————————————————————————

求……评论吧,算了我这小破文就这样了吧,修仙党的胜利【我才不会说其实是我犯病睡不着而已】,感谢每一个看到这的小天使。